原创丨《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的故事》第42—44章(连载)

栏目:亚博体育manxbetx官网 来源:前沿焦点 时间:2019-06-19



妇好简介

妇好 ,好姓(古音(zǐ),同子姓),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(甲骨文)的第一位女性军事统帅,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。她不仅能够率领军队东征西讨为武丁拓展疆土,而且还主持着武丁朝的各种祭祀活动。妇好是商王武丁60多位妻子中的一位,且为三个法定配偶之一。




第42章

代商出征

?

好儿面露难色,说道:“王上,我尚在守孝期间,领兵打仗,似乎与理法不符,还望另行人选。”

小辛道:“孤知道你的父亲已然逝世,但大商正是用人之际,你当可抛去理法,为大商尽忠。”

赵昊说道:“正是,自古以来,忠孝不能两全,而且你的父亲既然已经逝世,那么当以眼前为重。”

子照然又道:“本来这件事是要交付给陌上部落的,只是你将陌上灭了,还吞并了,事先也不曾和大王商讨,自行行动,大王宽宏大量,不予计较,你更应该感恩戴德,好首领,你没有什么太多的资格拒绝此事!”

好儿深深吸了口气,知道如果不答应,今天这茬算是过不去了,于是说道:“王上,好儿愿领兵前往,还望王上能派兵一万!”

大亚赵昊砸了砸嘴,说道:“一万?你有能力领兵一万?”

大亚作为大商军事统帅,赵昊提出这个质疑,也是正常。

好儿目不斜视,道:“攻打陌上,我便是领兵八千,一万人并不多,而且土方既然入侵我大商境内,还不肯离开,那么人马定然不少,我这一万之数,还是往少的说了。”

赵昊冷道:“一万兵马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你的。”

“请问赵大人,你可以给我多少人马?”好儿问道。

赵昊思索了一阵,说道:“两千!”

“仅有两千,不足以出此远征!”好儿据理力争的说道。

赵昊说道:“你们好氏部落,不是也有兵马吗?”

好儿一怔,明知道他们不安好心,却也不得不说道:“我们好氏部落自然也有兵马,并且受大王调遣,只是我不能将好氏部落的兵马全部调出,毕竟陌上还有余孽没有清扫干净,好氏部落也需要兵马留守。”

小辛道:“赵大人,难道只能给好首领两千人马吗?不能抽一抽?”

“启禀王上,我大商地大物博,受边境之困,已非一日,除了土方,还有其他蛮夷之国需要防范,确实是抽不开更多的人手,如果好首领觉得人马实在太少,那么……就再加五百吧!”赵昊说道。

好儿气的几乎就要当场发怒,但是还是忍住了,这五百还不如不加。

“好首领,孤觉得两千五足以,你们现在好氏部落现在兵马据孤所知,也是万人之众了,凑一凑,孤认为合商兵、好氏兵一起,也有一万人了。”小辛说道。

好儿本来的打算是商兵一万,自己再带五千人马,这样一共便是一万五千人,没想到现在差距如此之大,好氏部落现在兵马确实达到了一万五,但是如果带走一万,去对付土方,注定会损失惨重。

小辛的目的便是消耗好氏部落,他现在认为好儿也会成为自己的一个威胁。

“即便如此,现在正值冬日,出征恐多有不便。”好儿说道。

姬子胥说道:“两月之后,天气回暖,那时候当可出征!”

好儿最后只能领了帅旗,只是可惜,商兵却不能被她直接调遣,而是有赵昊亲自率领。

好儿回到好氏部落,调兵遣将,在回来的路上,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,商兵的两千五百人,恐怕是指望不上了,唯有自己率领好氏兵一万,才有取胜的可能。

好在有两个月的时间供好儿准备,好儿一直来往于玄地、许地、云地,还有陌上,这次出征,和上次不同,路途遥远,好儿将会有好几个月不能回来,她除了调配自己要带领的兵马,还要在这四个地方布置好,本营也不能马虎大意。

父亲离世,让好儿压力陡增,幸好围晨、新长老还有姜韦都是可用之人,不然好儿可就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子亚夫早就已经离开了好氏部落,姬修缘自然一直都在,他也会随军一起出征。

转眼一个多月过去,天气已经开始回暖,好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,再过十几日,便要出发,这天好儿从许地往本营回来,她一马当先,身后跟着十几名士兵,眼看就要到了本营,只见大路正中央躺着一个衣着破破烂烂的壮汉。

好儿急忙勒马,急急停住,正要张嘴喝问,身边的颜低声说道:“首领,他是许地第一勇士荆离。”

好儿倒是听过这个名头,仔细打量一下面前的荆离,只见他三十来岁,身材健硕,但是一只眼睛却是瞎的,传闻别族抢走了他的妻子,他独身一人前往想要夺回,徒手杀死几十个人,自己也被打瞎了一只眼睛,但是妻子却没能抢回。他现在躺在路中间,一副慵懒的模样。

“勇士请让一下。”好儿客客气气的说道。

荆离眯了一下眼睛,说道:“原来是好首领,不过仗着人多势众杀了些人,岂能于我许地第一勇士相比?你凭什么让我给你让路?”

好儿策马上前,临近之时,朗声说道:听说勇士者,与日战不移表、与神战不旋踵,宁死不受其辱。你与异族交战,没有夺回妻子,自己反而伤了眼睛,形残名辱,你还有何面目在众人面前沾沾自喜呢?

好儿此言一出,荆离全身一颤,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但是没有当场发作,而是让出了路。

好儿也不再言语,直接绝尘而去,回到好氏部落本营,好儿对颜说道:“今晚让戒备稍微松懈一些。”

颜不解问道:“首领这是何意?”

“荆离被我羞辱,不会善罢甘休,今晚定来报复,你只管门户大开,我让他前来找我!”好儿说道。

夜幕降临,好儿端坐在帐篷内,眼看将到子时,帐篷外一声轻响,一人轻身进来,寒光闪现,一柄明晃晃的长剑抵在好儿的喉咙处。

荆离得意道:“你真是该死!不该当众人之面羞辱我,不该放松戒备,让我轻易进来,三不该见我已来,你还不躲避!”

好儿毫无惧色,看着荆离,说道:“你也有三不该,你可知晓?”

荆离愣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?”




第43章

第一勇士

?

尽管剑尖已经抵在了好儿的喉咙处,好儿面不改色,极为镇定,淡淡的说道:“其一,今日我如此地羞辱你,你却无一句答辩,其二你入门不咳,登堂无声,可谓偷袭,非勇士之所为,其三你的剑已刺到我的喉舌,还大言不善,证明你心虚!

荆离手腕很明显的一颤,看着好儿,忽然将长剑扔在地上,跪拜在地,说道:“好首领当真是第一勇士也!我自愧不如!以后愿为差遣!生死勿论!不知道好首领可看得起我?”

好儿将荆离扶起,说道:“我今日之言,无非是激起你的好胜之心,并无瞧不起你的意思,你若是真的能跟随我,我当可让你这个许地第一勇士,自此除名。”

荆离不由一怔,没明白好儿这一番话的意思。

好儿继续笑着说道:“当你成为好氏部落第一勇士,乃至于大商第一勇士,那原来的名头,不要也罢!”

荆离仅剩下的一只眼睛闪闪发亮,激动道:“这个我倒是不敢去想,要是我这一身莽撞,能够用在有用之地,便已心满意足!”

当即好儿叫来师父围晨和巫医姜韦,备了一座酒菜,算是给荆离接风洗尘。

荆离在妻子被异族掳走之前,就名声在外,得许地第一勇士之名,后来为了就妻子,独闯异族本营,在千人之众,全身而退,虽然没能救回妻子,但是杀了几十个人,还能活着回来,确实是第一勇士没跑,但是也因此瞎了一只眼睛,从此之后,他在保持高傲的同时,也有些沮丧,今天白天看到好儿骑着高头大马,许地现在属于好氏部落,这是十年前的事情,也就是荆离刚刚出事的时候。

荆离瞎了眼睛之后,曾向好钰求助,好钰因为要事缠身,就没把荆离这件事放在心上,转身便忘记了。

好儿既然是好钰的女儿,又是好氏部落的首领,荆离心中不满,于是就拦路,没想到却被好儿一顿嘲讽,无力反驳,便想晚上前来报复,岂料被好儿的冷静胆识所折服。

荆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颇为豪爽,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。

姜韦不知荆离的本事,虽然名头早有耳闻,见荆离旁若无人的吃喝,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开口说道:“荆勇士,你的名声我们大家都清楚,但是十年前的事情发生之后,你就沉沦了很久,你现在真的还像以前传闻中的那样厉害吗?”

荆离拿起一整只羊腿,啃了几口,看了姜韦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我是否像传闻中那样厉害,不日首领将会率军出征土方,那时候一切不是都很清楚了吗?需要我在这里跟你白费口舌?我便是说的天花乱坠,又有何用?”

姜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话虽如此,但是你现在总可以给我们展示一下吧?”

荆离不屑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像一个猴子,在你面前展示我的本领?”

姜韦忙道:“我绝非此意……”

荆离摆手道:“一个人的用意,不需要说出口,你要我这么做,那便是有这个意思!虽然我受过侮辱,但是并非每个人都可以侮辱我!”

荆离在妻子被人抢走,没有夺回来之后,也确实是有些敏感了一些,姜韦平平常的一句话,让他恼羞成怒。

围晨说道:“勇士莫怪,你十年前威名远播,何人不知?姜韦也仅仅是想要见识一番,绝无侮辱之意。”

好儿秒目流转,笑道:“荆离,喝酒助兴,在寻常不过,这样吧,你我共入阵中,点到为止,你看如何?”

荆离闻言,荆离道:“好!”当即离席,来到帐篷阵中,好儿也拿起板斧上前。

荆离长剑缓缓在好儿面前画了个圆弧,是一个行礼之法,陡然手掌一翻,招式快如闪电,青光一闪,剑锋已划到好儿面门。

好儿板斧往上一格挡,荆离剑势一转,刺其喉咙,好儿肩头倏动,躲过荆离的招式,笑道:“厉害厉害。”

但见荆离刷刷几剑,长剑势力如虹,似实非虚,每一招之中,都暗藏着诸多变化,好儿接连后退,姜韦和围晨看在眼里,也是不由咋舌。

突然之间,局势逆转,好儿板斧翻飞,荆离攻势虽强,被逼迫下来,好儿板斧犹如在手中化成一面墙,滚来滚去,犀利之极。

荆离身形在好儿攻击的笼罩之下,几乎透不过气来。好儿满以为能轻易击败荆离,没想到这时荆离虽然处于下风,依然傲然不惧,每每到了绝险之时,便能举重若轻的避过。

好儿也在心中暗暗佩服,板斧越逼越紧,眼看荆离万难躲开,荆离忽然长剑一伸,在其板斧上一点,身子借力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挽了十几个剑花,反守为攻。

二人一连斗了两百余招,不分胜负。

突然荆离长剑一横,劲力尽贯,斧剑相交,火光四溅,那好儿不由的退了两步,回头望时,却见荆离只是晃了两晃,不由大吃一惊。

陡然间好儿反掌拍了过来,只是掌力将发未发之际。但觉一股极大的内劲排山倒海而至,当即大喝一声,但听一声巨响,两股掌力相遇,极其强烈的劲风,姜韦身子都是不由的一晃。

好儿暗叫道:“不妙!”胸口犹如重击,立足不牢,就要跌倒,慌忙中好儿疾驰而下,板斧将荆离身形罩住,荆离倒也厉害,破了对方极其厉害的攻击。

好儿剑招一招连着一招,极为纯熟,只见剑光闪烁,斧影重重,千点万划,飘忽不定,姜韦只看得眼花缭乱,似乎场中有无数人在相斗一般。

又斗了三百回合,好儿觉得气喘心跳,额头之上一滴汗水落下,荆离突然倒退飞出,随即一剑飞仙,犹如流星赶月,好儿身如鬼魅,绕到荆离的后背,伸手在他肩头上一搭,不等荆离反应过来,好儿已经退出去老远。

荆离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长剑当啷落地,黯然道:“你胜了。”




第44章

率兵前往

?

好儿摇头道:“平手之局,谈何胜负?荆离,你不愧是许地第一勇士之名,这次出征土方,你当可大展雄威!”

荆离点头道:“士为知己者死,我既然决定跟随首领,那就誓死相报!”

姜韦连忙站了起来,上前拉住荆离的胳膊,说道:“勇士真的是不虚此名,多有得罪之处,还望莫怪。”

荆离豪爽道:“有什么好怪罪的?不过你可得多喝几碗酒!就算是赔礼道歉了!”

好儿收的如此勇士,内心也是欣喜,眼看着日子一yabo世界杯过去,明天便是出征的时候,大亚赵昊已然带着两千五百人马到了部落本营外面的三十里处,好儿已经前往交接,但是满脸的不高兴回来。

原来赵昊所带这些人马,只会听从赵昊一人,而且仅仅是跟在好儿大军后面,这两千五百人,更多的不像是去打仗的,似乎只是为了保护赵昊的安全。最为让好儿闹心的是,粮草也是赵昊押送。

好儿极其不满,却又无可奈何。好氏部落说什么也只能出一万兵马,再多的话,部落这边就有危险。

好儿调兵遣将,一万兵马整装待发,明日一早,即可出发。

好儿做完动员之后,抬头一看,发现一只飞鹰在头顶之上盘旋,当即策马来到后山,那飞鹰盘旋一阵之后,缓缓降落,到了好儿的身边,落在她的肩膀上。

好儿在飞鹰脚下取下一个竹筒,里面有一张布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土方大军,依旧在荒地,人数尚未查明,你务必小心在意,我在荒地并无危险,宽心。”

这是远在荒地的子昭传来的信息,好儿和子昭一直都在联系,荒地目前已经被土方占领,而本来发配到荒地的子敛父子,虽然觉得荒地很危险,但是转念一想,进入荒地,小辛反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机会杀他们了,所以毅然混了进去。

子昭心系好儿,利用飞鹰传递信息,也知道好儿即将要出征荒地,他也算是自告奋勇,成为打入敌人内部的一颗棋子。

当然了,子敛父子也不是彻底的安全,土方乃是蛮夷之国,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,他们也面临着随时被害的危险。

好儿给子昭回了一封信之后,将飞鹰放飞。

这次好儿决定不带围晨,让师父在家里处理事务,她也比较放心,加上新长老、祭司大人还有各地的小酋长,好儿才能安心的出征。

有荆离、姜韦、颜陪伴好儿一起,围晨也深知留下来的重任,便没有坚持,而且好儿已然十五岁,自己年岁也高了,是时候放好儿一人了。

出征前占卜之后,好儿带领着一万人马,朝荒地而去。

商兵则是在赵昊的率领下跟在后方四十里处,荒地距离好氏部落,有近一个月的路,这是一个长途跋涉的过程。

姬修缘也随军出征,就在好儿身侧,一路之上,倒是没有什么意外,转眼二十多天过去,大军距离荒地,不过两百里,紧急赶路,一日一夜便可到达。

好儿将大营暂且安置在一座山峰之上,方圆百里,都布下了暗哨,层层递进,上次和陌上大战那种被偷袭的事情,好儿是不能容忍再次发生了。

除此之外,好儿另外派了十几个人,混入荒地,以求取得更多的情报。

入夜,好儿、姜韦、颜、荆离以及先锋姒形、大将嫪堂明,在帐篷内看着沙盘,商量对策,虽然荒地以前的地图资料是有的,但是现在土方已经占领了几个月,恐怕很多地方已经做出改变,这一仗可是极不好打的。

众人商量了一阵之后,觉得还是先等一等情报再说,贸然前进,恐怕会极其危险,而且粮草目前也没有跟上,赵昊本来跟在四十里处,现在却落下了两百多里。

好儿已经命人催促赵昊,但是他们最快,也要三四天之后,军中粮草,也就够支撑三四天了。

好儿让大家回账休息,另外需要格外的警惕,以防让人偷袭,众人刚刚出去,那飞鹰扑腾着翅膀飞了进来,落在桌子上。

好儿取了布条,上面写道:“好儿,土方人马应在八千左右,前日我数过他们的灶点,而且他们应该知道你们已经快要到达,开始布置防御,土方距离荒地很近,他们可以随时从土方调集兵马。”

好儿看到这里,将布条扔进了火堆里,然后回道:“子昭注意安全,如果可以,能否到阵中来一趟?”

好儿将布条绑在飞鹰的腿上,然后放飞。

第二天一早,陆陆续续有探子回报,有几个人没有回来,可能是被抓被杀,有用的情报不多,好儿陷入深思,姬修缘走了过来,问道:“首领大人,今日是否进军?”

“当然,我们需要进军五十里,靠近荒地。”好儿说道。

姬修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说道:“这样一来,我们距离粮草,可就更远了。”

“我已催促赵大人。”好儿说道。

姬修缘沉思一阵,说道:“赵大人能否前来,尚未可知,我们冒进,恐怕危险,还是再等等的好。”

好儿看了一眼姬修缘,道:“你的意思是,赵大人会贻误战机?”

“这话我可不敢说,我只知道,行军者,粮草先行,我们已经超过粮草太多了,这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,万一要是遭遇了围堵,岂非糟糕透顶?”姬修缘道。

好儿皱起眉头,这个问题她当然想过,但是她也不能确定赵昊会如此之坏,现在同朝为官的姬修缘这么说,并非没有道理

“那依你之意,该当如何?”好儿问道。

姬修缘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按兵不动!静观其变!”

好儿不由得叹了口气,心道粮草掌握在别人的手上,确实是难以施为,这次是长途远征,和上次陌上不同,攻打陌上,准备几天的粮草足够,而现在,三四天的粮草,其实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临界点,一旦出现意外,极有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惨痛后果。


编 者 按?

《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的故事》为林绥殊老师原创小说,将在本平台连载,定期更新章节,敬请关注......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